I==>九三学社四平市委员会==欢迎您的光临!!
http://sp93.gov.cn 心理服务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╠社史研究╣ >> 社史社志 >> 内容

风雨同舟忆赵公

时间:2012/6/8 20:10:52

1986年10月17日,赵伟之秘书长(后排右一)陪同周培源副主席(前排右一)向许德珩主席(前排左一)祝贺生日,后排左二为许进

1986年10月17日,许德珩(前排左一)与向他祝贺生日的朋友们合影。前排右一为潘菽。后排左起:胡德平、赵伟之、柯召、武连元、郝怡纯、安振东、徐采栋

 

    赵伟之赵公离我们远去已半年多了。去年3月,我得知赵公因脑部发现肿瘤而住院,深为他的健康担忧。我到医院看望赵公,他躺在病床上,已经虚弱得难以开口讲话。陈抗甫副主席握着他的手深情地说,为了九三,你工作到八十岁才退休,令我十分佩服。为了九三,你一定要活到一百岁。赵公闻听后,微微地笑了一下。我走到赵公的跟前,握住他的手,祝愿他再次战胜癌症,早日康复。从病房出来,赵公的大公子向陈主席汇报了治疗方案。我们大家都希望赵公挥戈返日,再创奇迹。谁知,相隔不到两个月,却收到了赵公西去的噩耗。那次在医院的会面竟成永诀。呜呼!
    我与赵公相识于三十年前。当时,各个民主党派刚刚恢复工作后不久,百废待兴,日常工作繁重。一天,社中央秘书长孙承佩同志来我家向我祖父许德珩汇报工作。他告诉我祖父,社中央准备调天津分社的赵伟之同志到社中央任副秘书长,协助他本人的工作。我祖父慨然同意。此后,赵公经常来我家与我祖父商量工作,成为我家的常客。即使在我祖父晚年长期住院期间,赵公也没有中断与我祖父沟通社中央的工作情况。因此,我渐渐地与赵公熟悉起来。在我的印象中,赵公除了与孙公同样地沉稳之外,还有几分决断。在工作中,他们都继承了九三学社老一辈领导与中国共产党肝胆相照、风雨同舟的传统。
    2005年9月3日,我有幸受邀参加九三学社成立六十周年的庆祝活动。在京西宾馆大礼堂外面的大厅中,我看到赵公与原秘书长刘荣汉刘公在谈话。赵公面色红润,说话声音洪亮。我走近他们,听到他们两位说,当年许德珩与潘菽创办九三学社不是为了将来谁当主席,谁当副主席,而是为了民主与科学。我闻听后十分感动,我对两位前辈说,您两位算是掌握了九三学社的真谛。他们听到我的声音,抬头一看是我斗胆插话,于是中断了谈话。赵公对我说,许进,你不务正业!赵公的话无异于当头一棒,令我无言以对。我祖父经常教诲我:“你将来一定要脚踏实地。一定要自食其力。我们家最鄙视不务正业的人”。赵公的训戒是从何谈起呢?令我一时摸不着头脑。看到我疑惑的表情,刘公接着说,赵公说得对,你不加入九三就是不务正业!你是不是尽顾着挣钱了?两位前辈的话醍醐灌顶,令我醒悟。我连忙回答说,原来不加入九三就是不务正业呀!我一定改正!一定改正!回想起数月前,韩主席对我的教诲,我很快就提交了加入九三学社的申请书。不久后,我光荣地成为了一名九三学社社员。
    2007年9月,邵鸿副主席命我陪同《许德珩传》的撰稿人胡志亮教授在北京采访。一天,我们到赵公家中拜访。赵公回忆了他与我祖父十年共事的往事,他说他们的交往大都是日常工作方面的事情,比较琐碎。令他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是许老对于干部的任用十分关心。比如茅以升茅老的安排问题,他不仅亲自找中共中央领导同志说明情况,还督促我们多次向中央统战部反映这个问题。最后,茅老在全国政协六届二次会议上被增补为副主席。后来,我一直负责社中央的组织工作,许老的事迹对我影响很大。
赵公去世后,我看到一些回忆他的文章,其中提到他曾经作为社中央副主席的候选人,但是在选举中落选了。我也听到一些老同志向我反映,如果不是赵公让他们提前退休,他们的退休金会比现在多很多。这令我想起1957年我祖父因为社务工作方面的一些问题,比如大发展,工作作风等,曾经受到批判。在一次批判会上,有人替我祖父解围,他说多做多错、少做少错、不做不错。我认为,赵公作为九三学社中央机关日常工作的负责人,他在执行中共中央决策和社中央决议的过程中难免出错、难免得罪人,这是他的工作性质使然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对于这一点,大家终究将释然。在赵公的告别仪式上,我看到中央统战部一局易玉娟副局长难抑悲痛和眼泪,我认为这是对于赵公几十年来与中共风雨同舟经历的肯定,是对于赵公的慰藉。
    在赵公告别仪式的签到薄上,我看到了周茹苹姑姑的签名。周姑姑一直追随先主席周培源公公左右。她在病中仍委托朋友代她在赵公告别仪式的签到簿上签名,这说明周老对于赵公的工作也是充分肯定的。
我愿像赵公那样,一心为社奉献,不计个人得失。赵公安息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九三学社四平市委员会网站(127.0.0.1) ©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站长QQ:54181289 吉ICP备12000381